那些當直播主的日子…..

Updated: Jul 27

文:何曉琪(靜宜大學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)


回憶小時候的經典作文題目「我的志願」,曾想像過自己在黑板前面強顏歡笑、循循善誘,但從沒想過有一天要對著電腦螢幕口沫橫飛、比手劃腳。今年五月下旬因應COVID-19疫情的變化,我跟全台灣所有的老師一樣當起了直播主,這是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角色,近三個月的直播生涯,相較於斗內、火箭刷起來,在課堂刷的是笑臉、愛心,相較於以往詢問學生有沒有問題的沈默回應,現在多了舉手圖示、傳訊息的回應。遠距教學的課堂,老師跟學生有了不同以往的互動。


遠距教學的焦慮不只有老師有感,學生也同樣在適應中。這學期曾以遠距教學帶領學生進行討論,學生指出遠距教學具有可以減少到校的通勤時間、上課時較輕鬆的優點,卻也容易分心、少了同儕互動、學習效率不佳。事實上,遠距教學同時考驗老師與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。師培中心有許多實作課程需要以小組討論、教學演示等方式進行,當全面進行遠距教學時,師培中心相關課程的面臨很大的挑戰。互動是教學理論與實務的催化劑,少了現場師生、同儕互動,現有教學流程變的單向,學習結果也較難預期。


教學型態的轉型無法如同業界一樣快速,但Airbnb推出的線上體驗(Virtual Experiences)提供教學調整的借鏡。2020年初國外疫情大爆發,國際旅遊相關行業受到相當大的衝擊,Airbnb在既有的住宿出租平台上推出旅遊體驗課程,以線上平台互動的方式,主打以第一人視角、小團體的線上體驗課程,進行世界各地的旅行體驗。在Airbnb線上體驗平台,你可以跟奧運選手交流備賽的過程、走入南非的企鵝生態保護區、向義大利老奶奶學習手做義大利麵,還可以到日本與寺廟僧侶學習打坐。提供參與者實作與真實互動的線上體驗課程為airbnb創造了新的營收,也帶來疫情期間享受旅行樂趣的另類選擇。


於是,我試著在課程中提高小組討論的比例,並且配合教學主題提供實際問題情境,來活絡師生、同儕間的互動。過往教室內的討論,學生報告的是討論後的結果,而受限教室座位安排,也無法一一走入小組參與討論。透過遠距教學平台上設定小組聊天室,我可以輕易在小組間轉換,參與討論並回應。這樣的方式會讓每一位學生都有發聲的機會,即使是害羞的同學也可以在小組聊天室表達意見,而不用擔心被全班評價,遠距教學反而營造了友善發言的空間。另外,面對教學問題情境的探討,透過引導與練習,學生能更靈活、便利地運用電腦與網路進行資料蒐集、問題分析,以提出問題解決的方案,例如:討論「營養午餐若有剩餘是否可以提供給需要的人」,學生會查詢《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辦理學校午餐應行注意事項》、鄰近學校午餐廚餘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後,依照個人教育理念提供看法;討論「是否同意高中生騎機車上學」,學生會查詢《道路交通安全規則》後依照學校型態、學生組合提出共識。


遠距教學期間,教師們展現高度的教學熱誠與專業,臉書上「台灣線上同步教學社群」每天都有許多線上平台使用經驗、教學材料的分享,只要老師與學生能夠被聽見、看見,每一種平台都能提供遠距教學的深度體驗,都是好的教學平台。


身為老師,我們可以這樣,也可以那樣。

27 views0 comments